返回 四百三十五 病势  谢家皇后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

    方夫人毕竟有年纪了,身子也弱,出了殿门被冷风迎面一吹,身子就有些打晃,唬得夏红急忙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“不打紧,就是坐久了,猛一起来头晕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夏红哪里敢大意。皇上的病听说就是吹冷风吹坏了,方夫人倘若再有个三长两短的,那可怎么好?

    扶方夫人进屋坐下,夏红忙不迭去将太医请来。永安宫里现在除了李署令还有三位太医在这儿,斟酌药方,称药煎煮这些活计样样都是他们亲力亲为。夏红一去就将李署令请了来了。

    方夫人靠在那里眯着眼睛,听到脚步声响才睁开眼来,看见是李署令过来,不赞同的说:“让谁过来不一样,你何必亲自跑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皇上那里也离不得人,况且李署令年纪比方夫人还大些。

    “皇上那里暂且无事。”

    李署令替方夫人诊过脉。其实方夫人也就是累着了,再加上忧思过度,药也不用吃,能好生歇息就行了。

    方夫人说:“我自己心里有数,本就没事。”不过正好李署令来了,方夫人看无人在跟前,轻声问他:“皇上的病,究竟与性命有没有妨碍?”

    这话旁人都不敢问,不能问,唯独她不必忌讳那些。

    “只要今晚烧能退下去就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方夫人就没有再问了,李署令话说得很明白。

    倘若到明早烧再不退,那就真要不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下子病的这样重……”

    李署令坐在她跟前,要再向前些,两人的膝头就要抵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素来太要强了,绷得太紧,这一松……”

    过刚易折,这道理方夫人也懂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亲生儿子啊。打坐生下来就被迫分离,这才刚刚相认了没有多久,难不成……难不成倒要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?

    * * *

    玉瑶公主接过宫女端的素粥,捧到谢宁跟前:“娘娘用些粥吧。”

    谢宁转头看了她一眼,将粥接了过来。粥碗也不大,里面盛了个半碗,谢宁也没用调羹,端起来几口喝完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她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力气去讲究仪态体统。

    玉瑶公主接过碗放下,劝她说:“娘娘歇会儿吧,我在这儿替您守着。您歇个一刻半刻的也成,总不能这么一直熬着。您要也累病了,让我们几个可去指靠谁?”

    谢宁说:“我不累。”

    可是玉瑶公主性子也不是一般的固执,直接说:“您要不放心,就让人把软榻搬过来放在父皇跟前,您就算不睡,闭上眼养养神也好。难不成您这么一直眼睁睁的盯着人看着,父皇就能立马醒过来了?”

    皇上已经又用了一回药,李署令说,这药隔两个时辰再用一次,谢宁怕误了给皇上服药的时辰,就这么一直陪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青荷她们果然把软榻搬了过来,玉瑶公主不由分说,让人搀着谢宁硬让她卧下,还把绢纱被取了一床来,替她搭在身上,说的是让她闭上眼养养神也好。

    谢宁无法,只好将眼暂阖起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象打翻了热油锅,哪里能卧得住。时不时就睁开眼往皇上那儿看一眼,有两回都叫玉瑶逮个正着,她也只好闭起眼来。

    熬到现在谢宁确实有些心力交瘁了。身上的累倒是其次,关键是心里焦急忧虑。她才闭上眼的时候想着,刚才那碗药吃下去有一个时辰了吧?纵然没一个时辰也差不了多,那下一次就得再过一个时辰,得吩咐人预备着煎药。要是用不着那当然更好……

    恍惚之中,谢宁听着有人说话。她就这么顺着那声音往前走,外头风大吹得身上发凉,低头一看脚也是光着的连鞋也没穿。

    四周模糊昏暗,她辨不出方向,仔细认一认,才发觉自己居然是在掖庭宫。就是她们初初选入宫的时候住的地方,那时候分给她的屋子朝向不好,不通风,屋里总有一股驱之不去的霉味儿。

    她怎么这里?

    她不应该在这里的……

    谢宁一边想,一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待在这里,可是又想不起来自己应该在哪里。

    出了掖庭宫,没有多远就是萦香阁了。这里空荡荡的,她这一路一个人也没有碰见。人都去哪儿了呢?

    谢宁离开熟悉又陌生的萦香阁。这里是她入宫后住了三年的地方,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应该熟悉。可是已经人去屋空的地方,现在看来只让人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不,不是这里,这不是她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又这么到了永安宫。

    这里也是空的。庭院荒芜,屋阁里甚至积了厚厚的灰尘,一切看上去都显得破败凋蔽。

    孩子呢……孩子们去哪儿了?

    还有,皇上呢?

    她心里突然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了,皇上呢?

    皇上去哪儿了?

    谢宁急切慌乱的寻找,永安宫没有,长宁殿也没有。到处都没有,没有皇上,没有人,没有声音,谢宁赤着脚披头散发在宫道上奔跑,巨大的孤寂和恐慌象是凶恶的野兽一样紧紧撵在后头。

    她脱口而出喊了一声:“皇上!”

    这一声将谢宁自己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玉瑶公主正坐在一旁托着腮出神,被谢宁突然这么一嗓子喊出来也吓了一跳,连忙站起身过来:“娘娘?娘娘没事吧?”

    谢宁睁开了眼,惊魂未定,急促的喘着气,一头冷汗也不知是急出来还是吓出来的。

    殿内烛火明亮,眼前是玉瑶公主关切的面容,谢宁心慌的很,急着转过头看。

    看到皇上还躺在那里,她才真的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皇上没走……他还在这儿。

    谢宁手脚酸软,身上也没有力气。青荷端过水来她喝了大半杯,再也不愿意歇着了。

    梦里的一切太过逼真,也太过恐怖了。

    那种寻不见,求不得,茫茫世上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太可怕了,直到现在她都惊魂未定,心悸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累,你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谢宁让人把玉瑶公主送走,在皇上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回要服的药已经煎上了,谢宁一共只睡着了大概一刻钟多一些,时间根本不算长,只能说是打了个盹。可是这短短的一刻钟,却让她经历了那样的可怕和绝望。

    这世上若没了他……

    这世上若没了他,那梦中的一切就是现实。

    没有他,她的世界也不再有光彩,不再有声音,不再有人陪伴,不再有欢乐。

    没了他,她就只剩下了绝望,她的世界也就此崩塌荒芜。

    谢宁将脸颊贴在他的手背上,轻声唤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隔了一会儿,她又唤了一声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他能听见吗?能听到她在唤他吗?

    他知道她守在他的身旁吗?

    “别丢下我。”

    别丢下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一颗心就不是自己的了,要不是今天的事,她大概还不会发觉。

    一开始被皇上召幸,得宠,她并没有多么认真。皇上的女人那么多,不独她一个。也许三天五天,他也就不觉得新鲜了,自然还有别人等着他去宠爱临幸。后来,皇上对她很好,好得让她觉得受之有愧,她也想对他好,可是又茫茫然不知道自己能为他做什么。他是天子,富有四海,他什么也不缺,有那么多人整天挖苦心思想着怎么揣摩圣意,怎么才能不着痕迹的讨好他。她比人家笨,也不会那么些机巧花招,仔细想想,她好象什么也没有为他做过。也许有一些,可是相比他对她,她所能给予他的太少太少了。

    泪从从她的眼角流下,沾湿了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别丢下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不是第一次面临这样的恐惧了。

    父亲去时她还不懂事,但是后来外祖母、母亲一个个离开,她都记得。她还记得谢家的人是怎么骂她的,说她是丧门星,一出门就克死父亲,到哪里哪里都要跟着倒霉,刑克六亲,是天生的孤寡命。

    母亲去时她也这样偷偷拉着她的手祈求祷告,不管是哪一位神仙都好,让她做什么事都行,只要能把身边的留住,让她折寿也好,让她做什么都行……

    外祖母去时,却是紧紧拉着她的手,这是放心不下她。林家的其他儿女都用不着她操心,就算是小舅舅,也有大舅管着他。可谢宁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,谢家又不管她,林家纵能看顾她,可是又能看顾得了她几年呢?

    谢宁这时候已经会反过来安慰老人了,她说,自己一定会好好的,请外祖母放心。

    最后外祖母去时眼睛还没有闭上,是大舅母替她合的眼。

    皇上又服了一次药,谢宁端着药碗,蒋医丞和白洪齐在一旁打下手帮忙,费了一番力气将药喂了进去,看皇上喉咙有动,药汁咽下去了,蒋医丞才擦了擦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谢宁替皇上擦了擦嘴上的药汁,又让人端温水进来替皇上擦身,又喂了一回温水。

    折腾完这一遭,谢宁又坐在榻边,握着皇上的一只手,感觉手里象是握着块火炭一样,灼得她身上心里火烧火燎的疼。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